What's it to be free man?
What's a European?
Me I just believe in the sun

In the Time of Confusion

国设米耀。

Big Chair(阅读链接)的后续,但其实关联度也不大。这次是王耀访问华盛顿。依旧是谈判日前一天的故事。

感觉俨然被我写成了华盛顿观光指南


-------------------------------------------


【Preview】

“所以我才更愿意躺在你身边。”王耀缓缓应道,“起码我们彼此都知道自己和对方不是一路人。”

“你也是这么认为的?”阿尔弗雷德对对方咧嘴一笑,“比起藏着掖着不使彼此都难堪的别扭,大大方方地把枪抵在对方胸口上睡觉的滋味显然更爽快,是吧?真高兴我们达成共识了。”


【阅读链接】

走AO3

AO3打不开的话走石墨好了


-------------------------------------------

最近忽然想起一句话,高中时文学课上老师说的,翻译成中文大概是“概念先行的都是三流小说”。

原来我写的一直是三流小说,lol


【关于场景】:Jazz in the Garden, 傍晚的肯尼迪中心顶楼和月色下的Tidal Basin对我来说是华盛顿最适合谈恋爱的三个场合了。

离开有一年了。有些想念这个地方


【‘in the time of confusion...’】:

Renan那篇很著名的national identity的讲座里这么写过:

L’oubli, et je dirai même l’erreur historique, sont un facteur essentiel de la création d’une nation, et c’est ainsi que le progrès des études historiques est souvent pour la nationalité un danger. 

("Forgetting, I would even say historical error, is an essential factor in the creation of a nation and it is for this reason that the progress of historical studies often poses a threat to nationality.")

反推来讲,至于国拟人,和任何在两种或以上不同文化环境下出生长大的人,都面临着无法忘掉或不知道忘记哪些才好的问题。

这么想如果国拟人真实存在的话,每天都应该会像这篇里的阿尔弗雷德和王耀一样在confused的状态里,每天都有身份认同危机吧。


政治梗就不写了,看得懂的笑笑就好,没get到了就当他俩在胡说八道好了。


最后,谢谢你读到这里。

评论(2)
热度(56)
© On Special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