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it to be free man?
What's a European?
Me I just believe in the sun

这几天为了考试稍稍复习了一下美国18世纪末到19世纪regional expansion那段的历史,心情如旧:

这孩子真的太作了。


你独立就好了嘛,老妈子在签凡尔赛条约的时候也没有亏待你,虽然你法叔叔和板鸭舅舅在一旁被你过河拆桥气得跳脚,结果你放不下老妈子过去给你的特权还继续用着,开着旧船被老妈子教训了还非得派人去伦敦蹦跶一圈

蹦跶完没有成果就算了,你还直接悄咪咪地入侵了一下北边还被老妈子罩着的兄弟以为老妈子不会管

结果兄弟的民兵还是有骨气的,对抗良久也没节节败退,拉锯战的时候老妈子受不了自己领养的儿子被离家出走的儿子欺负漂洋过海来轻轻松松地就把白宫给烧了

烧了。

想象一下亚瑟举着火把站在白宫前看着大火一边得意喝茶的样子。

“你tm凭什么这么做??????”

枪把子直接对上对方的胸口,“你逼我的啊。”

宝贝,你可以买你法叔叔板鸭舅舅的地,但你不可以打我的主意,同意吗?

阿米就真的再也不敢打老妈子的主意专注于抢原住民和南边墨西哥姑娘的地了


1812年战争的故事。

太爽了。

想给老妈子打电话请老妈子喝茶。


“总统府怎么被你漆得那么白啊?”

“你明知故问???”

“(憋笑)那我送你一张桌子吧也补偿一下当年被我烧坏的那些木头”

——Resolute desk的由来(雾)

评论(3)
热度(27)
© On Special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