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it to be free man?
What's a European?
Me I just believe in the sun

我曾经,现在也一直这么觉得,米英是灵魂伴侣。直到现在阿米的ideology和主流文化都是在亚瑟原来给他的那些上面添砖加瓦构造起来的,还有两人非常相似的骄傲、(即使现在被刻意掩饰起来的)张狂、固执、自大,能在夹缝中求生存的顽强,和惊人的行动力。但他们的矛盾点也非常明显:阿尔弗雷德该是非常典型的那种wide-eyed, progressive, 非常forward looking的人,需要新的挑战和被征服的对象,而亚瑟则非常retrospective、依旧沉迷在(多少也是因为阿米罩着的缘故)他的帝国时代里,还没有从他的imperial hangover中完全恢复。

在他们的日常对话里也有这些小裂痕出现。比如亚瑟会(即使不经意地)提起阿尔弗雷德小时候的世界怎么怎么样,而阿尔弗雷德会很不耐烦地打断并且幻想未来的世界该如何如何。因此亚瑟会对他那些旧情人依旧心怀眷恋,而阿米会在他的假想敌身上耗费巨大的心力。

甚至他们本身互相存不存在正常对等的爱这一点都有待商榷。阿尔弗雷德对亚瑟多半是带着一种晚辈对长辈式的迷恋,迷恋着他身上历史呈现的复杂性,迷恋他出生前就存在的那些东西。这种迷恋更像是种占有欲,在权力悬殊时更加明显。而亚瑟的骄傲和曾经的荣耀让他注定不可能一辈子做阿尔弗雷德身后乖乖听话的小娇妻,“我甚至都不知道我是否爱你,或许我和你结婚只是知道你有一天会取代我的位置”。



他们身上这种根源性的矛盾无法因为时间而和解。

When two people love each other and can't make that work, that's the real tragedy.


随便写写罢了

评论
热度(62)
© On Special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