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it to be free man?
What's a European?
Me I just believe in the sun

同人文推荐(4/?)

Title: The Waning

Author: RobinRocks

Rating: T ("Suitable for teens, 13 years and older, with some violence, minor coarse language, and minor suggestive adu/lt themes.")

Relationship: America/England

阅读链接:(x


说实话我从17年后就没怎么再看同人文了,一周多前Halloween玩haunted house的时候才想起这一篇——


论让人“一言难尽”的米英文,我大概首当其冲会选The Waning。RR的同人文胜在细节,是个直线叙事能把故事讲得非常出色的作者(比如1912和15系列还有FBFW),但一写架空又格局复杂的文真的能让人找不着北(……)


但我还是挺喜欢这篇的,设定虐恋情深(德州电锯杀人狂/吸血鬼)又很dramatic。我自己偏爱国设米英和老夫老妻的平淡型相处方式,但偶尔看看这么戏剧化的文就像吃惯清粥小菜突然端上一盘重口味的水煮鱼一样,也能吃得开胃又欢快。


原文有30章,推荐阅读前10章,后面格局太大又太复杂我自己都是半分钟扫完关键词就跳下一章了。去年大概这个时候我还逼自己重温了一遍,依旧卡在前十章没读下去……


但结局高甜,让人感叹一切值得



总之。以下是个summary(含严重剧透):


自古以来世界就被分成两界:人类居住的世界,和各种鬼魂、吸血鬼、巫女、狼人等灵异生物居住的世界。连接这两个世界的通道只在晚上能被打开,在每年一度的万圣节时则会完全消失。二战中,从小有暴力倾向的人类阿尔弗雷德和觉得无聊偶尔参军作为消遣的吸血鬼亚瑟在军营中相识相爱。二战中德军利用了丧尸作为生化武器加强自己的军事力量,因此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在上司的指挥下建立了All Saint's Army用来清洗这些被控制的丧尸。战后阿尔弗雷德继续留在All Saint's Army中,亚瑟却因为异于人类的吸血鬼身份受到排挤,再加上孤傲的性格因此选择退出独自生活。两人因为身份不同的缘故,矛盾逐渐加剧。阿尔弗雷德的弟弟马修受到吸血鬼的攻击性命一度垂危,阿尔弗雷德在误认为是亚瑟并被上司怂恿的情况下用自己的电锯(对的,就是本家万圣节德州电锯杀人狂的设定)误伤并几乎杀死了亚瑟,并警告亚瑟不要与他再有联系,否则自己一定会杀了他。亚瑟对曾经的爱人心灰意冷,决心抛弃肉身加入吸血鬼长老会,但入会有一个要求是要献出自己此生最爱的事物。在两人下一次相见时,亚瑟杀死了阿尔弗雷德并砍下了对方的头,回家利用自己平时收集的人类肢体组建了一个弗兰肯斯坦版阿尔弗雷德并将他复活(目的是阻止他找回之前的记忆),并与其进行了一场结婚仪式以便更好地控制对方直到下一个献祭日。但“复活”后的阿尔弗雷德又变回了一切发生前那个甜蜜又贴心的爱人,亚瑟再次陷入纠结和痛苦中。不久后亚瑟外出到人类世界觅食的一天,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在人群里走散,阿尔弗雷德遇见了曾经的哥哥马修并被偷偷带回了All Saint's Army的基地,在靠近自己的无头尸首的那一刻恢复了部分从前的记忆……


故事就是在这里开始的。



以及一些片段:


【1】


他绕到衣柜后面,看见一件绿色的军装制圌服挂在那里。大概是二战期间的——和一战的款式非常相像,皮带绕过肩膀在腰上被固定起来,但上浆的程度不高,羊毛质地也更厚一些。衣领上挂着一条圌狗牌,写着“柯克兰,亚瑟”和一串序列号。让这件制圌服与众不同的是它的外面还搭着另一件更厚的皮制制圌服。阿尔弗雷德把它给脱了下来,皮毛质地的衣领触碰着他的指尖。


是件棕色的皮制飞行员夹克,看起来有些年头了,质地柔软,上面还有些手画的图案:心脏部位有一颗星星,袖口画着艘飞机,背后以斜体写着“50”,虽然这些图案都有些褪色了。他深吸一口气,肺里瞬间溢满了机油的味道。


他坐在床的一角,把这件衣服放在腿上轻轻抚摸着,仔细检查着它的每一寸衣角。他并不知道这件衣服是从哪来的,但他看着却觉得熟悉得很。


他也没有在衣服上发现任何名字,或者任何能找出这件衣服所有者的线索。他也觉得不太可能是亚瑟的,因为后者的所有军装衣领上都缝着名字。


……这件衣服有可能是他的吗?


有什么东西在他的余光里闪烁着。他看向它,发现是镜子上挂着的一串小东西,伸手将它从镜子的木框上取下。


是块普通的狗牌,已经有些磨损了,边缘也凹陷了一块下去。他想起在亚瑟二战军装上发现的那块,一边把它转到正面,期待着再次看见“柯克兰,亚瑟”这几个字眼——


二等兵,美国陆军

07-04-1924

11-766550

血型:B-


他看向那个名字,心脏砰砰直跳。


琼斯,阿尔弗雷德·富兰克林



【2】


阿尔弗雷德盘腿坐起来。


“你为什么要为我做这一切?”他问道,“我只是曾经帮你偷过几包血袋而已——”


“因为我喜欢你。我想要你活着走出这场战争——所以我想把你留在身边,这样我就能随时保护你。”亚瑟耸耸肩,“你不必接受我的提议,但我希望至少你能仔细考虑一下。你很有潜力,阿尔弗雷德——你在白厅能做得很好。”


阿尔弗雷德停顿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真的……这么想?”他轻声问道。


亚瑟也坐起来看着他,神色困惑。


“当然。”他说,“你很聪明,也很敏锐,是我见过学东西学得最快的人之一——而且你也知道如何随机应变。当然,你也有不理智的时候,但——”


“天,从来没有人这么夸过我。”阿尔弗雷德道,“我在学校的老师都说我很笨,以后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无稽之谈。”亚瑟冷冷地说。他伸手握住阿尔弗雷德的手,“阿尔弗雷德,跟我一起走吧。我来自中世纪英格兰一个贫穷的农村,我能识字的唯一原因就是加入了修道院。命运对我来说一直是残忍和仁慈交加的。但你和我……我们能成就一番伟大的事业。”


阿尔弗雷德低头看着吸血鬼的苍白的指节紧紧扣住自己的,心脏撞击着胸骨,砰砰直跳着。


“我还以为,”他缓缓道,唇角挂上一个戏弄的笑容,“你喜欢独自生活呢,德古拉伯爵先生?‘孤独是种艺术’,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亚瑟松了一口气,笑容温柔而疲惫。


“也许……”他回道,“我只是一直等着被你找到吧。”



【3】


“走吧。”亚瑟催促他,“这安排对你来说正好。”


“但万一……万一他命令我杀了你呢?”阿尔弗雷德问道,“可能现在不会——但万一之后他这么做呢?那怎么办?”


“他确实可能。”亚瑟承认道,“但最终做选择的人是你。你会吗?”


“怎么可能。”阿尔弗雷德摇头,“永远不可能。我不会做出任何伤害你的事情,亚瑟。”


亚瑟对他微笑。


“那我相信你,琼斯上校。”他苍白的手指挽上阿尔弗雷德的胳膊,“命运真是弄人,不是吗?”


“你开心吗?”


“什么,我变成吸血鬼这件事吗?”


“我们的相遇,这件事。”


亚瑟只是注视着他。


“当然。”他说,“我当然开心。”他歪头看向对方,“你不是吗?”


“我也是。”阿尔弗雷德咽下一口唾沫,“我爱你。”


“我很幸福。”亚瑟在他的胸膛上蹭了蹭,“瞧,这一切都值得了。”



【4】


“阿尔弗雷德,我没有伤害你弟弟!绝对是个误会——我并不是Sleepy Hollow里唯一的吸血鬼!”


但阿尔弗雷德只是背对着他。


“这是我最后的善意了。”他的语调冰冷,“如果你再来打扰我和马修,我就杀了你。”他逐渐往远处走去,“再见了,亚瑟。”


“等——等等!”亚瑟跟上他,“阿尔弗雷德,等等——”


他抓圌住了阿尔弗雷德的手臂,后者转过身来,电锯因高速旋转而闪着冷漠的金属光芒。他狠狠地刺向亚瑟,后者的胸膛和腹部瞬间撕裂开来,黑色的血液和碎骨瞬间喷涌而出。亚瑟毫不优雅地尖叫出声,在几乎被切成两半之际终于躲开了,勉强撑起自己支离破碎的身体喘着粗气。但阿尔弗雷德震惊地发现对方并没有倒下,而是在晕眩中来回徘徊着;脊柱传来一阵恐惧和厌恶造成的寒意,他后退了一步,离那只吸血鬼更远了一些,撇过头忽然不忍看见对方正在逐渐愈合的伤口。他又迈开脚步,拖着沾满鲜血的电锯逐渐离开对方。


“他还是……横在我们……中间了。”亚瑟在他身后喘息着说,“你——你那该死的兄弟,还有……”他吐出一口鲜血,一边咳嗽着,“……还有凯撒,那个混圌蛋……”


“是他们让我看清楚了你的真面目。”阿尔弗雷德说。


“我是什么样子……你不清楚吗?”亚瑟呻圌吟道,呼吸微弱,“我们曾经很幸福……你和我……”


“你就是个怪物。”阿尔弗雷德回道,也没回头看他,“你根本不值得幸福。”



【5】


“我累了,弗朗西斯。”亚瑟疲倦地说道,“活着的这五百年令我厌倦:不停地徘徊在各界之间,看着人和人之间互相残杀。战争的结局都是相似的。当然,期间我也有些好的回忆,也遇见了一些伟大的人,但最终时间还是只能穿过我的指缝将我远远抛下。唯一促使我不断参军的理由只是因为我根本不知道生存的意义是什么。我是说,战争本身只是消遣而并非意义所在,不是吗?”


弗朗西斯只是点点头,什么也没说。


“阿尔弗雷德是我这一个世纪以来唯一感兴趣过的事物。”亚瑟继续说,“他身上的那些闪光点……他内心的那些火花在出现的那一刻照亮了我,勾起了我心中的激情。他让我感觉再次年轻起来了,好像整个世界都变新了。我当初就该把他变成我的一员——但我最终还是太在乎他了。我以为这是条退路,我不想让他后悔选择我。”他痛苦地将头埋在手心里,“但最终我还是难以承受这种结局。就像……就像一个吃了禁果、看见过天堂的人眼睁睁看着曾经拥有的美好全都被人夺去一般。世界还给我留下了些什么?难道我还要在徘徊五百年,等待下一个阿尔弗雷德出现吗?”



【6】


“进入长老会并不容易,你没法随便杀个人把他变成祭品就完事。你要付出的代价比这高多了——你杀死的人必须是……必须是你爱的人。”


Vlad神色愉悦地合上两掌。


“所以你还爱着阿尔弗雷德吗?”


“我当然……还爱着。”亚瑟皱起眉头,“过去和他住着的这几天对我来说尤为艰难……他又变得和从前一样了,善良、开朗,还会像往常一样对我笑,但这一切只让我更加痛苦,因为我知道他只是忘掉恨着我的那段记忆了。他渴望和我亲近,但我也清楚地记得去年这个时候他警告过我不要再接近他了。”他神色忧伤地看着Vlad,“今天晚上他吻了我,有那么一段时间我甚至无法说服自己从他的怀里挣脱。他抱着我的力度就像从前一样紧。我只能逃跑——不然我只能因悲伤而疯掉。”


Vlad只是耸耸肩,面无表情。


“那就留着他吧。”


“不行。”亚瑟摇头,“我已经做好选择了。我要加入长老会。这个世界已经没什么令我留恋的了。一切都很公平:那些长老得到他们的祭品,我得以从这个荒诞的舞台上脱身,而阿尔弗雷德·F·琼斯则为他自己的行为而付出代价。”







【一个bonus——来自结尾的选段】


“我谨代表黑桃王国——”阿尔弗雷德在一片欢欣的吵闹声中举起酒杯,“祝你们万圣节快乐!”


人群纷纷向他致敬,液体随着酒杯而晃动。阿尔弗雷德一手揽上亚瑟的肩,将他收在自己的怀中,两人就这么看着在宴会上欢欣鼓舞的人群。今年黑桃国的宴会几乎是满席,天公作美,即使离他们最远的王国的贵族们也平安到达了。比如梅花国的那些,平日里他们通常因为大雪封路而无法出席,但今晚他们都到齐了:伊万国王正被姐妹们环绕着,伊丽莎白王后正和自己的丈夫罗德里赫跳着舞。在他们一旁是方块国的Belle和他的兄长,角落里站着红心国的三人组,本田菊正啜饮着手中的茶,而费里西安诺坐在路德维希的大腿上,神色愉悦(他的兄长罗维诺的表情倒是不怎么开心,但看见安东尼奥给他从自助餐台上拿来的食物后神情也变得明亮了些)。


“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开心。”阿尔弗雷德的语调雀跃,“像往常一样。”


“嗯。”亚瑟爱怜地捏捏他的上臂,目光扫过周围庆祝的人群,“马修呢?”


“不知道。我不久前还看见他在和弗朗西斯聊天。”


“好吧,但弗朗西斯明明就在那和Belle——哦……”亚瑟皱眉,看见Belle和Ned在跳舞,“啊,我明白了。”


“天啦。”阿尔弗雷德显然被娱乐到了,“我以为他的品味会好一点儿呢。”


“他指不定也这么说你呢。”亚瑟干巴巴道。


“他才不敢,你可是我名正言顺的王后啊。再说了,我的品味超好好吗。”阿尔弗雷德凑近了些,在他的耳旁轻语,“你尝起来味道也真的不错。”


“省省吧你。”亚瑟戏弄地推推他,脸上挂着狡黠的笑,“不然我可把你的头给砍了啊。”


“我倒更想得出你给我口圌交的样子——”


“——阿尔弗雷德。”亚瑟捏捏他的鼻子,“我们可是在公众场合,在自己举办的宴会上。注意一下王室形象?”


“是,你说得对。”阿尔弗雷德从他的指尖挣脱开来,“就因为是在我们自己举办的宴会上——在我们自己的宫殿里——所以我们溜走去做些快乐的事情吧。”他的手臂暧昧地往下滑,抚上亚瑟的腰。


“你真是太不知足了。”亚瑟在他的怀里假装试图挣脱开来,“你就不能等到晚上吗?”


“面对我美丽的王后我怎么知足?”



【选段2】


“你没必要什么时候都跟着我,你知道的。我又不会突然就消失了。”


“我知道。我只是不想让你孤单一人。”


“那真的没——”


“必要?确实。但我答应过你的。”


“……你确实很爱我,是吧?”


“你根本不知道有多深。”




-------------------------------------------------

王尔德早就说过了,"who, being loved, is poor?"

and a very late Happy Halloween! xx

评论(1)
热度(41)
© On Special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