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it to be free man?
What's a European?
Me I just believe in the sun

intense simplicity:

人类AU。二战期间


阿尔弗雷德在刚打完仗的一片狼藉里出着神,忽然有人在后面捣了捣他。

也是个士兵,黄头发绿眼睛,脸上沾满泥土。

他们开始攀谈,“你叫什么名字?”

“Alfred。在家里的时候,大家都叫我Freddie。”

“你的妞是怎么叫你的?”

“……我不知道。”阿尔弗雷德说,“我还没泡过妞呢。”

“哦。”那个士兵不置可否地打开兜里的烟盒,向他伸来,“fag?”

“你怎么知道我是——”阿尔弗雷德惊讶地问道。对方有些疑惑地看着他;阿尔弗雷德看看对方手上的烟盒,忽然脸红透了。

他居然忘了fag在英国俚语里是香烟的意思,而不是……

“其实我也是。”他听到身旁一阵轻笑,转头撞上对方即使被泥土遮盖也挡不住其光芒的、翡翠般的眼睛,玩味地看着他。

阿尔弗雷德霎时感到口干舌燥。

“I think I may need a cigarette.”


一个小段子w

评论
热度(41)
  1. On Specialnessintense simplicity 转载了此文字
© On Special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