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it to be free man?
What's a European?
Me I just believe in the sun

同人文推荐 2/?

intense simplicity:

刚从法国回来,没忍住。这次是篇法加。


标题:Le loup et le lapin/狼与兔子

作者:Measured

原文链接:(x


我心中最好的法加文。法国大革|||命背景,流亡英国的革|||命者弗朗西斯拜访好友/恶敌亚瑟,并在其家中认识了暂居柯克兰府邸的贵族少爷马修·威廉姆斯。马修的身世是个谜,两人的关系也在相处中抽丝剥茧,发现一段多年前的缘分来。

里面的哥哥非常合我对弗兰西斯的设定——浪漫主义并带着一种吊儿郎当的乐观。爱调情但不多情,爱你的时候就能把你宠上天。马修也是,非常喜欢的那类人:谨慎却不怯懦,爱人执着且愿意付出。平时看起来文气好说话,保护起所爱之人时却硬生生透出一股霸气来。

有时间一定会翻译的。


文章节选(翻译)


1.

马修脸红了红,才意识到他说多了。“我只是觉得你——你很有意思。”他快速地把话说完,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深。

“我是个流浪者,一个支持革|||命的反|||动|||派,还是一个擅长讲故事编造谎言的人。我不该是你该关心的那种对象,可人儿。”

马修有些伤感地抬头看他,眼里是挥之不去的阴郁,“你听起来和亚瑟一个样。”

“亚瑟会说我是个骗子,是个小偷,是个流氓,是整个社会的害虫。这还是在他没喝醉而且心情好的情况下。”

马修稍稍露出了些笑容,“对,那确实像他会说的话。”

弗朗西斯伸出手指蹭了蹭对方的脸颊,“你真的很少笑。我想要改变这点。”他眨了眨眼,“我会把他当做我在这儿的使命的。”


2.

“马修。”他近乎叹息般说道。

“‘马修’?”那男孩儿反问道。

“是我爱的人。”弗朗西斯说道,忽然意识到自己说了实话。


3.

“你是来这儿刺杀我的,是吧?”马修说道,语气平静而温和,“为了报复我?为了把我送回断头台上?这难道不是你想做的吗?”最后一句话的确是句质问了。马修往后退了两步,拾起那把还沾着博蒙特的鲜血的刀。他的手颤抖着,几乎握不住那把刀。

“杀了我吧。照我心脏的位置狠狠戳下去——对我来说你已经这么做了!我早已是个被诅咒的人……但求你,别把我送回去。如果我难逃一死,希望是你杀了我……我再不想回到那地方任人像牲畜般宰割了……”


4.

“我跟着你,粘了你整个夏天。你那时还会经常给我带花来,告诉我我以后会出落得很美丽,我长大了你就会和我结婚。”马修的脸染上一层红晕,“我后来把那些花都给晒干了夹在贴身的书里,一边等着你回来……但当我离开时除了身上的衣服什么也带不走。我甚至带不走你送我的那只玩具熊。”

评论
热度(51)
  1. On Specialnessintense simplicity 转载了此文字
© On Special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