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it to be free man?
What's a European?
Me I just believe in the sun

youth

intense simplicity:

We are the reckless

We are the wild youth

Chasing visions of our futures

One day we'll reveal the truth


high for thiscandles的后续。阿尔弗雷德回美国把本科读完直接申请了牛津的PhD,和post-doc结业刚成为助理教授的亚瑟名正言顺(其实也没有)搞上的故事

虽然设定和情节也没有什么卵关系


-

窗外下着的是号称英国四年以来的最强暴雪,亚瑟却穿着毛衣、捧着一杯热茶在开足暖气的房间里舒服地叹气。吸了一口茶,想到即将到来的周末他就满足地眯上眼:冰箱里早就准备好的食材,柜子里成打的啤酒,买来很久却总没有机会看的书,当然还有最重要的——

一双强壮的手臂从后面伸过来揽住他的腰,收紧,阿尔弗雷德的头往他肩窝里蹭着,两鬓细小的碎发挠得亚瑟的脸直痒痒,“哎,够了你。”

耳边传来一声轻笑,“明天是情人节——”

“嗯?”

“我受不了遮遮掩掩的了。”金发大男孩以撒娇的语气说,“带你进城去伦敦吃顿饭总行吧?”

“……被学校的人看到穿闲话怎么办?”亚瑟转身敲了一下他的头,“拜你的大嘴巴所赐,他们现在都知道你以前是我的学生!”

“那我就不知道了。”阿尔弗雷德松开他,扬起一个调皮又狡猾的笑,“明晚六点,The Shard。我已经订好座位了——你自己想办法吧。”


-

年轻的博士生穿着一身smart casual在餐厅门口等着。条纹毛衣搭深色的牛仔裤,黑色的风衣上是一条亚瑟之前特意从苏格兰给他带回来的羊绒围巾。他频繁地抬手看着表:恋人迟迟不来,他也因此有些焦虑。

不会直接放我鸽子了吧?他有些挫败地想;亚瑟的变幻不定他是知道的,但如果对方真的这么做也太伤人了。

他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注意到一个穿着同款黑色风衣的身影正向他走来。身形妖娆,底下是一身惹火的酒红色短裙,笔直的长腿、黑丝袜和高跟鞋,墨镜两侧露出稻草色的及肩碎发。那人经过他身边时顿了顿,手指暧昧地抚上他的肩。

阿尔弗雷德对他摆摆手,一边还在左顾右盼,“小姐,我已经有恋人——亚瑟!?”

化了淡妆、发梢微卷的绿眼‘女子’拉下墨镜瞪了他一眼,挽上他的手臂,食指比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嘘’的手势。阿尔弗雷德呆呆地看着对方,感受到‘她’裸露着的双腿不经意蹭过他的,只觉得今天穿的裤子可能有点太紧了。


那不如就脱掉……吧?

评论
热度(101)
  1. On Specialnessintense simplicity 转载了此文字
© On Special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