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it to be free man?
What's a European?
Me I just believe in the sun

1.

纽特:Can you destroy it?

老邓:Maybe.(接过)

毕竟是定情信物呢。先收起来(雾)


2.

老盖在mausoleum里烧火的时候看到纽特时朝他吼:

‘Do you think Dumbledore will mourn for you?’ 

(直译:你以为你死了我前妻就会为你哀悼吗想的美)

纽特:???

(上次老盖在美国魔法部乔装审问他时也酸里酸气问:‘what makes Dumbledore... so fond of you?’)


3.

魔法部官员:I understand you and grindelwald were...

If Only They Could See

依旧是日常系甜饼。异地情侣的三个片段



-------------------------------------

mid September, 2018


不知是什么时候起,阿尔弗雷德便时常感到一种空虚感。这种空虚感在此刻尤为强烈:两人刚结束了一场激烈的电话性圌爱,昏暗的灯光下阿尔弗雷德怔怔地看着手掌心里的体圌液,AirPods里还传来对方意犹未尽的喘息声。


“你不觉得我们这样太可笑了吗?”他翻身下床,抽了一张纸擦干净手掌,略有不满地对手机方向大声说道,“明明都已经结婚了,可还是半年半年地见不上面。这种关系还有什么意义?”


他的伴侣在电话那头还...

同人文推荐(4/?)

Title: The Waning

Author: RobinRocks

Rating: T ("Suitable for teens, 13 years and older, with some violence, minor coarse language, and minor suggestive adu/lt themes.")

Relationship: America/England

阅读链接:(x


说实话我从17年后就没怎么再看同人文了,一周多前Halloween玩haunted house的时候才想起这一篇——


论让人“一言难尽”的米英...

1915, Chapter 10


【前情提要】

1915年4月,陷入一战的亚瑟突然出现在纽约,邀请阿尔弗雷德登上卢西塔尼亚号/RMS Lusitania与他做一次跨大西洋航行。


--------------------------------------

1915年5月10日,星期天


(无嵌字版走石墨


在他走出教堂时已经有俩车在等他了。今日的集圌会是专门为卢西塔尼亚号设的特殊纪圌念会,为沉船事故中遇圌难或失踪的乘客们进行祷告。阿尔弗雷德在受这次灾难影响的人群中稍稍宽慰了些,庆幸身边环绕的人终于不是那些冷血的政客了——他们总是告诉他这次事故不屑一顾,除了“不幸”外没有别的...

Let Us Be Lovers

...we'll marry our fortunes together.

放飞自我的小甜饼。小年轻谈恋爱,啧


-------------------------------------------------------

(无嵌字版走石墨


临近夏天的曼哈顿岛总是燥热,一层层暖意从地表渗出来,空气沉闷而潮圌湿。即使夜间的凉风稍稍驱散了些白天的积攒的温度,人群依旧穿着单衣、裸圌露着臂膀。


而此时在midtown某家天台酒吧的亚瑟·柯克兰挽起小西装的袖子,只觉得自己脑子大概坏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亚瑟强忍住怒气瞪着长桌对面一脸无...

1915, Chapter 9


【前情提要】

1915年4月,陷入一战的亚瑟突然出现在纽约,邀请阿尔弗雷德登上卢西塔尼亚号/RMS Lusitania与他做一次跨大西洋航行。


-------------------------------------------


第九章:1915年5月8日,星期六


(无嵌字版走石墨


极度的疲倦在前一天晚上席卷了阿尔弗雷德。当他闭上眼时,满眼都是卢西塔尼亚的尖圌叫和冒出的烟雾,船身倾斜、最终完全翻倒,被海面吞噬。他以为他自己睡不着觉,但当他真的睡着、又在8号早上醒来时,也只能感受到落枕和关节的疼痛,口腔干燥,好像根本没有休息过。...

1915, Chapter 8

中秋快乐 :) 下面献上:难夫难妻之沉船逃难第二章(雾)



【前情提要】

1915年4月,陷入一战的亚瑟突然出现在纽约,邀请阿尔弗雷德登上卢西塔尼亚号/RMS Lusitania与他做一次跨大西洋航行。


--------------------------------------

1915年5月7日,星期五,第二部分


(无嵌字版走石墨


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圌暗。


阿尔弗雷德腿软得几乎站不起来。由于恐圌慌症发作,他耗尽全身的力量也只能勉强靠在一棵柱子上,焦虑和痛苦从他的腹部升腾开来一把捏住他的心脏,让他喘息不...

Yet In Thy Dark Streets Shineth: 1912

来,张嘴吃糖,补补前几周1915的虐感。

1912/1915系列的圣诞节短篇集之三,私奔情侣的圣诞节小甜饼。这篇和正文1912有一定关联,但也可以当做独立的文章看。以下是背景:

1912年泰坦尼克号上生还的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和各自政府切断联系,手牵手遁入人群中度了2年的蜜月隐居了2年。

里面的亚瑟因为帝国膨胀有些发胖。细节特别可爱 <3


-----------------------------------------


“亚蒂。”阿尔弗雷德半开玩笑地用木勺子将亚瑟的手打开。“把你的手从那上面挪开。”


亚瑟从冒着...

‘He calls him Arthur, takes Alfred for himself: two English kings shrouded by myth, as ethereal as ravens on the Tower walls.’


还是手机旧照拼图,略微调了个色。记得是伦敦塔不远处一堵没什么生气的墙上的马赛克画上的细节


娶了美国人就忘本了,亚瑟·柯克兰先生表示强烈谴责

“一个我被那小子打得落花流水的剧你去看就算了还跳什么跳!”

“联合王国没有你这样的王子!”

© On Specialness | Powered by LOFTER